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aipin点me?新时时彩 aipin点me-3gcp彩票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源房产 >

河南邓州:拍卖有误法院欲赔偿,“知错就改”还是“制错再改

时间:2018-06-15 02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我的网站
《该为房产错误查封“买单”》后续报道—— 河南邓州:拍卖有误法院欲赔偿,“知错就改”还是“制错再改” 2014年7月4日,《中国商报》以《谁该为房产错误查封

  《该为房产错误查封“买单”》后续报道——

  河南邓州拍卖有误法院欲赔偿, “知错就改”还是“制错再改”

  2014年7月4日 ,《中国商报》以《谁该为房产错误查封“买单”》为题,刊登了河南省邓州市一起有关房产查封拍卖的典型案例 。早在2007年,因借贷纠纷,债权人赵书龙、王富荣与债务人刘祖忠对簿公堂。次年 ,法院查封并拍卖了债务人刘祖忠的一处房产,王富荣的女儿张一丹以13.8万元的价款拍得该房产 。然而,待过户时他们发现该房产早已过户给了别人。如今,该房产和地价已升值至数十万元。8年来,赵书龙、王富荣一直在为争得该房产而四处奔走,或依法起诉 ,或信访申诉。遗憾的是,本想讨回公道的他们如今依然一无所获。

  最新的进展情况是,针对赵书龙、王富荣的遭遇 ,邓州市人民法院准备“赔偿了事”,王富荣近期被多次口头告知向该法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等材料 。日前,《中国商报法治周刊》记者赶赴邓州市展开了一番调查采访 。

  哪些环节涉嫌存在问题?

  2007年4月,赵书龙 、王富荣因借贷纠纷将刘祖忠诉至邓州法院 ,诉请偿还4.5万元。诉讼中 ,邓州法院查封了刘祖忠位于邓州市教育路312号的房产,并于当年4月29日向邓州房管局送达查封裁定书 。6月17日 ,赵书龙、王富荣获得胜诉判决。2008年8月26日,邓州法院对查封财产进行评估拍卖,王富荣的女儿张一丹拍得该房产。按道理,接下来作为程序的“房产过户”本应该顺理成章 ,然而,2008年至今,已经过去8年时间,张一丹仍未能获得该房产的产权。原来,该房产早已于2005年过户给了第三人周某 。

  邓州法院作出的一份具体内容为手写的格式化协助执行通知书显示,邓州房管局被通知协助将刘祖忠房产(位于教育路312号)过户给张一丹 ,原房权证 、土地证注销 。但是,落款日期为2008年9月16日的这份协助执行通知书的编号却是“(2005)邓字第0170号”。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吴子君认为,这种落款的日期与编号中的时间不一致的作法 ,不符合规范。如果是笔误,应该加以修改,并以裁定的形式作出。

  “当年 ,我们拍得房产后 ,在邓州房管局通过微机查询发现,该房产并没有过户给他人 ,一直是查封状态。”王富荣说。

  落款日期为2009年11月6日由邓州法院作出的(2009)邓行初字第23号行政判决书显示,法院认为,邓州房管局在给第三人周某办证过程中,未显示该房产已解封 。法院判决撤销邓州房管局颁发给周某的房权证 。

  然而,2012年南阳中级法院一纸行政裁定,又撤销了上述判决 。南阳中级法院查明:邓州法院曾于2005年10月10日作出(2005)邓法民初字第1095A号民事裁定,解除了对上述房产的查封。次日,该裁定书送达邓州房管局,2005年10月13日,房管局为周某等人颁发了房权证。

  显然,当年邓州房管局为周某等人颁发房权证之前 ,邓州法院究竟有没有对涉案房产进行解封,最心知肚明的,只有邓州法院。

  《中国商报法治周刊》记者注意到,邓州法院于2005年10月9日和10日分别制作了两份民事裁定书。其中,2005年10月10日的民事裁定书显示 ,“解封”和“查封”字样有明显修改的痕迹 ,而且没有校对章 。

  另外,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 ,2005年10月9日作出的民事裁定书编号为(2005)邓法民初字第1095B号 ,而次日作出的另外一份民事裁定书编号为(2005)邓法民初字第1095A号 。吴子君律师分析认为,后作的裁定编号为A ,先作的裁定编号却为B,这不符合日常使用习惯 ,不排除有故意作假的嫌疑 。而且,这种字母和数字一起使用作为法律文书编号的作法并不常见 。

  王富荣一方怀疑,为了刘祖忠逃避债务、周某等人办理房权证 ,邓州法院工作人员涉嫌弄虚作假,故意伪造了上述两份民事裁定书 。

  法院“知错就改”还是“制错再改”?

  近期,王富荣一方被邓州法院工作人员多次口头告知 ,法院经研究决定准备给予其一定数额的国家赔偿。

  《国家赔偿法》规定 ,“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 ,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,造成损害的 ,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。”

  邓州法院究竟错在哪里 ?就王富荣一案而言 ,一个关键问题是,邓州法院拍卖的房产究竟是否属于《拍卖法》第六条所规定的“依法可处分的物品”。

  按理说 ,法院在拍卖一个物品之前 ,确认其“依法可处分”是基本前提 。具体到王富荣一案,邓州法院在拍卖涉案房产之前,一定是确认了房产属于债务人刘祖忠所有且处于查封状态 。结果事后才确认房产根本不属于刘祖忠所有,那么 ,拍卖该房产的行为就涉嫌违反《拍卖法》第六条,邓州法院依法应当承担责任。基于此,邓州法院准备给予王富荣一方国家赔偿的行为,就属于“知错就改” 。

  但是 ,如果邓州法院的上述拍卖行为合法,拍卖之前确认房产属于债务人刘祖忠所有且处于查封状态,只是拍卖之后又出于帮助刘祖忠逃避债务等原因,而故意提供相关伪造文书,致使涉案房产“提前”顺利转移至他人名下 ,最终导致拍卖行为又不合法的作法 ,属于“人为制造了一个错误”。基于此,邓州法院再主动提出给予当事人赔偿的作法,便属于“制错再改”——先故意制造一个错误,之后再改正。

  2013年5月17日邓州法院作出的(2013)邓法行初字第7号行政裁定书确认 ,周某等人在2005年10月13日取得了涉案房产的房权证 。也就是说,该裁定书确认的这个事实,证明邓州法院2008年8月26日对上述房产进行拍卖的行为是错误的,其拍卖的房产属于周某等人 ,所有权人并不是债务人刘祖忠,拍卖的房产不是“依法可处分的物品”,该拍卖行为涉嫌违反《拍卖法》。

  4月25日,邓州法院刘国磊副院长在信访接待室对王富荣表示,邓州法院研究决定要给予其国家赔偿 ,但是要王富荣先写一个书面申请,然后邓州法院才启动国家赔偿程序。

  但是,王富荣有一个担心——在邓州法院出具书面文书确认具体行为有错之前 ,自己先提出赔偿申请理由并不充分 。此外,王富荣还有一个疑问:《国家赔偿法》自1995年施行至今已逾20年,本案也已经历了8年时间。邓州法院为何在8年之后才想起启动国家赔偿程序 ?

#p#分页标题#e#

  人民法院作为民事救济的终极机关,本应在案件审理及执行过程中谨慎履行职责  ,客观查明事实,正确适用法律,对于财产查封 ,更应厘清权属 ,确保权利人合法权益。具体到王富荣一案 ,邓州法院若是“知错就改”尚值得赞扬 ,但如果属于“制错再改”,则应该查明究竟是谁人为故意制作了错误,该如何追责?邓州法院刘国磊副院长称 ,国家赔偿程序启动之后 ,将查明法院哪些环节和哪些人出了问题。《中国商报法治周刊》将继续对此案保持关注。

(责编:王子侯 、夏晓伦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